安思远收藏之后 又一批顶级明式黄花梨家具现身

2017-09-29 10:24:20         来源:   

叶承耀是香港知名的皮肤科医生,同时也是大藏家。

  今年3月,美国著名古董商安思远旧藏中的一套黄花梨圈椅创下黄花梨拍卖的纪录,眼下,另一位黄花梨大藏家叶承耀的收藏也在香港现身

  8月14日,香港太古广场的“香港苏富比艺术空间”被打造成苏式庭院,38件来自香港收藏家叶承耀的明代黄花梨家具在此呈现。展览还原了明代江南文人的居室,设置了书房、客厅、茶室三个生活空间,除了桌椅床榻,还展示了笔筒、枕盒、天平架等物件,皆为晚明或清初文物。此次展览的38件黄花梨家具,据悉将于10月苏富比秋拍期间上拍。

  叶承耀是香港收藏团体敏求精舍的两任主席,1988年开始购藏黄花梨家具之前,他已经在古书画和陶瓷领域建立了丰厚的收藏。在哈佛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的他在香港更知名的头衔是“皮肤科医生”。“早年香港海归的高学历医生很少,很多人都去找叶承耀看病。”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回忆自己与叶承耀结识的经历时说。如果没有特殊原因,82岁的叶承耀依旧每天坐诊。

  上世纪80年代至今,黄花梨家具的价格已经跃升至少十倍。“1980年代,一件家具约为几万,十多万已经能够买到非常好的,而现在,好的明代黄花梨家具已经为几百万高价。”黄花梨家具的研究者和知名经纪人伍嘉恩告诉第一财经。而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品部资深专家李佳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明式家具与书画、陶瓷与玉器不同,其收藏历程并不长,价格体系正在积累之中。”

  本世纪之前,明式家具的购藏甚少有大陆藏家的参与。而在欧美,自1940年代起即有驻华外交官之类的人物关注符合西方现代极简主义美学审美标准的明式家具,上世纪70年代,在比利时侣明室等藏家的推动下此品类的收藏形成一个高峰。而按照叶承耀与伍嘉恩的说法,香港藏家对明式黄花梨家具的热衷则起源于王世襄1985年在香港出版的《明式家具珍赏》。”

  1996年秋,纽约佳士得举办首次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这一门类的收藏被推向更高的平台。当时,世界各地收藏家三百余人来到现场,107件拍品无一流拍,价位最高的一件清代黄花梨大座屏,以100万美元被美国一家博物馆购藏。如果以拍卖记录计,当代的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热潮正是这个时候在世界范围内兴起。

  2002年,纽约佳士得举办“叶承耀医生(攻玉山房)藏重要中国古典家具”展,展示了叶承耀收藏的68套明式黄花梨精品。2003年秋拍,这68件藏品中的40件的拍卖成交总额约为2262万港元。

  在中国内地,中国嘉德是明式家具拍卖的主要机构。2011年春季,中国嘉德曾举办了《读往会心——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拍卖会,70件明式家具全部成交,总拍卖额达2.48亿元人民币。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中的“器美神完——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共上拍藏品28件,其中4件成交价过千万,8件过500万。成交价比3年前的专拍有所增长。

  30年来,明式黄花梨家具从“无人关注”到“无人不晓”,收藏人群也逐渐从海外扩展到内地。“虽然明式家具的制作主要起源于江苏,但现在北京的藏家人数是最多的,其次是江浙一带的藏家。”伍嘉恩告诉第一财经。

  今年3月,纽约佳士得上拍美国著名古董商安思远旧藏。57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约合人民币3.81亿元,拍卖价格最高的“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11万元)成交,成交价超最低估价12倍,创下黄花梨家具拍卖的世界纪录,买家为中国藏家。

  很自然的,人们会将安思远与叶承耀这两位顶尖藏家的收藏进行比较。“两场拍卖呈现的拍品很难相互比较,但其成交价格可以作为参考。”李佳告诉第一财经。与火爆的成交情况形成对比的,是安思远5场专拍采用的低估价策略。对此,李佳表示:“安思远身前不希望这些将要上拍的藏品继续留下来,因而制定了低估价的策略。但这次的38件藏品品相上乘,来源清晰,我们还是倾向于在估价上体现这批东西应有的价值。”在她看来,与2003年黄花梨家具市场的急速膨胀不同,近几年其价格已经趋于理性。但“明式家具大都为海外藏家所藏,市场上的供应并不多。”

展览以黄花梨家具摆出书房场景 “晚明 黄花梨带坐圆角柜成对”、“晚明 黄花梨裹腿高罗锅帐大画桌”以及“晚明 黄花梨攒靠背圈椅。

晚明至请前期 黄花梨镶嵌黄杨木龙纹提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