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除陈师曾没人懂我的画

2017-09-29 10:15:24         来源:   

 两人结缘法源寺

  齐白石结识陈师曾,是1919年来京寓居法源寺的时候。当时陈师曾已享有盛名,而齐白石却十分落寞,作品两元一幅还无人问津。

  陈师曾到法源寺访齐白石,看了齐白石的《借山图》等画作后,题赠一诗:“曩于刻印知齐君,今复见画如篆文。束纸丛蚕写行脚,脚底山川生乱云。齐 君印工而画拙,皆有妙处难区分。但恐世人不识画,能似不能非所闻。正如论书喜姿媚,无怪退之讥右军。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劝齐白石自创风 格,不必求俗媚世。齐白石欣而受之,变通画法,始创红花墨叶一派,两人从此成为知己。

  齐白石在《口述自传》中不无感慨地说“我那时(五十八岁)学的是八大山人冷逸的一路。除了陈师曾以外,懂得我画的人,简直是绝无仅有。……得交陈师曾做朋友,也是我一生可纪念的事。”两人的关系后来被人概括为“没有陈师曾就没有齐白石,没有齐白石也就没有陈师曾。”

  更为可贵的是陈师曾对困顿齐白石生活的提携。陈师曾应日本画家之邀,1922年参加东京府厅工艺馆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时,特意带去齐白石几幅山 水,二尺山水卖到250块银元,他还将齐白石的画推入巴黎艺术展览会。因其逢人说项,齐白石得以跻身于一流画家之林而身价倍增。

  幕后推手是朱德裳

  当时,陈师曾已是京华画坛领袖。一个才高气傲的人物,怎么会到法源寺来探访籍籍无名的乡野画师呢?朱德裳著《三十年闻见录》附录其孙女朱运撰写 的《先大父事略》,其中曰:“公官京师,同邑齐璜白石,善绘画、金石、篆刻,顾士林未之重也。公与义宁陈师曾旧交,介璜与之友。师曾遂为之延誉,名乃大 噪。璜为公治印,镌边款云:‘余由师晦,得识师曾。师晦有命,无不从也。’”

  原来使两位大师结谊的幕后推手是朱德裳。朱德裳,字师晦,号九还,1874年出生于湖南湘潭县罐子窑。1903年与杨昌济、仇亮、陈天华、刘揆 一等人在乡贤梁焕奎带领下,赴日本留学,习警政,并加入同盟会。与王闿运、袁世凯、康有为、谭嗣同、唐才常、俞曲园、善耆诸人皆有不同程度的交往,王闿 运、善耆的墓志都是朱德裳所撰。尤与黄兴、蔡锷、陈师曾、范源廉、仇亮交谊最深,曾担任仇亮办的《民主报》主笔。先后在清政府民政部和民国政府交通部任 职。著有《六书哲学》、《管子注》、《阳曲学案》、《续湘军志》及《诗集》、《文集》等书。1936年逝世于湘潭陶园。朱德裳与陈师曾皆为日本留学生,后 又同在北京供职,意趣相投,为莫逆之交。

  陈师曾为朱德裳治印甚多

  齐白石曾为朱德裳作《虾》图一帧,题字云:“九还喜余画,余未以为贪耳。公如为官,见钱如见山人之画,则民何以安生。此感奇也,九还吾弟勿为怒,兄璜记。”两人同乡兼好友,交情甚笃藉此可见一斑。

  朱氏所著《三十年闻见录》中谈及陈师曾有多处。陈师曾病逝,朱氏作悼亡诗,前言云:“衡恪字师曾,义宁中丞之孙,散原先生之子也,日本师范生。 居槐堂,与人无町畦。余亦罢官,居城外烂熳胡同。相去十里,往返无虚日,不甚求其作画……”从《陈师曾印谱》中可看到,为朱德裳治印甚多。

  在结识陈师曾之前,齐白石在京还结识了曾农髯、李筠庵、易实甫、夏午贻等人。这些人与陈师曾的交谊不及朱德裳深。而姚茫父、陈半丁、王梦白、凌植友则是在结识陈师曾之后的新雨。如进行排比分析,朱德裳使两位大师结谊的可能性最大。“余由师晦,得识师曾”非空穴来风。

  大家名片

  陈师曾(1876—1923),生于湖南凤凰,湖南巡抚陈宝箴之孙,陈三立(陈散原)长子,陈寅恪之兄。

  曾留学日本,归国后从事美术教育工作,1913年到北京,历任北京各大学教授。善诗文、书法,尤长于绘画、篆刻。著有《中国绘画史》、《中国文人画之研究》、《染苍室印存》等。

  齐白石(1864─1957),生于湖南长沙府湘潭。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