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曾为陈大羽订润例卖书画

2017-09-29 10:12:37         来源:   

齐白石与家人合影

  陈显铭回忆父亲拜师齐白石细节:没行过拜师礼也没交学费,但请吃饭是有的

  过了不惑之年后,齐白石虽然曾对岭南“三进三出”,但并没有和当地艺术名流进行深入交流,没有深度介入当地文艺界。但在他以后的艺术人生中,不断出现岭南人的身影,或有师徒情分,或成莫逆之交,并留下了一段段让后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其中,著名画家陈大羽拜师齐白石,便是一案例。

  日前,陈大羽的哲嗣陈显铭接受了收藏周刊的专访,细述了其父与白石老人感人的师徒关系。

齐白石 荷花翠鸟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 花与凤蛾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帮陈大羽画作题跋:大羽弟应得大名

  收藏周刊:您见过白石老人吗?

  陈显铭:我听我父亲说过,早在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我不过两三岁的时候,在北京和他一起见过白石老人,但我毕竟太年幼,什么都记不得了。

  收藏周刊:您父亲陈大羽先生会经常向您及家人讲起齐白石先生吗?

  陈显铭:他并不经常讲,但他说过的那些故事、那些细节,我们早就烂熟于心了。所以,他有时不会多说,但我们看到他的神色,都知道他要讲什么了。在他心里,与齐白石的师生情分实在太深重了。他一直都在念着他的老师,画画的时候,展览的时候,都是如此。在他眼里,齐白石不是一般的老师,而是有大恩的师长。

  收藏周刊:能讲一讲当年陈大羽拜师齐白石的细节吗?

  陈显铭:1944年暑天,我父亲游学北京,得到一个机会拜见齐白石。第一次见面,白石老人坐在轮椅上,并不正眼瞧这个年轻人,但陈大羽带去了自己的一卷画作,一打开,齐白石愣住了,问他:“你是吴昌硕的弟子啊?”面对这位后生的作品,白石老人大为激赏。还叮嘱自己的门卫说:“以后这个后生要来,大门随时为他敞开。”陈大羽把这些作品留下,齐白石逐一为他题跋,在一幅作品里白石老人题跋:“论艺术要能有天分过人,有此画鸡之天分,天下人自有眼目,况天道酬勤,大羽弟应得大名。”但你要知道,当时我父亲只是一个穷光蛋,人生黯淡之时能得到大师的指点与肯定,那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

  这年底,他带着一家正式迁入北京,次年正式登门拜师。齐白石将他收为入室弟子,并给他改名翱,字大羽(陈大羽原来叫陈汉卿)。我父亲花了很长时间在白石老人那里学画,学他的笔墨,学他的艺术思想。白石老人认为他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曾在陈大羽一幅画上题跋写道:“下笔之超雅,陈生过我。”

  齐白石曾鼓励陈大羽:艺术会给你安宁与满足

  收藏周刊:与齐白石的另一位得意门生李可染不同,陈大羽没有选择山水画作为变革对象,而是选择了花鸟,这是为什么?

  陈显铭:这还是首先因为我父亲一直主攻花鸟画,而李可染先生还有一个老师,便是山水大家黄宾虹,他的引导也功不可没。

  但是,我父亲也并不是没有画过山水画。1956年,李可染邀请陈大羽一起赴浙江、四川写生,行程8个月,李可染大刀阔斧进行中国画改革,回到北京后举办展览,一举成功。我父亲也在南京举办了展览,多幅山水画充满时代气息。然而后来,我父亲并没有选择与李可染一样的山水画变革之路,很可能是有意避开李可染的探索。尽管当时很多人认为,花鸟画很难体现出时代精神,认为花鸟画是反映资产阶级情调的。但我父亲坚信大写意画也可以反映时代感,毅然投身其中。

  李可染先生曾经对我父亲说,你的山水画很好,要多画点山水。但他回答说,我的时间不够用,老师留给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意思是,齐白石交给他的写意画改革的路子,他还没有完成。

  收藏周刊:陈大羽先生当年跟随齐白石学艺,留下了哪些感人的故事?

  陈显铭:我父亲在北京的时候,我的一个哥哥和妹妹都不幸离世,这对父亲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齐白石知道这些悲惨事情后,就主动安慰我父亲,告诉他“让不幸过去吧,既然你选择了艺术,就把情感完全投入到艺术中去吧,艺术会给你安宁与满足”。其实,齐白石也经历了很多不幸,包括孩子的夭折、背井离乡,但他都顽强地挺过来了。

  “齐白石这些人走了之后,把大写意画风也带去了”

  收藏周刊:陈大羽先生跟随齐白石学艺,要交学费吗?

  陈显铭:我父亲没有正式行过拜师礼,也没有交过学费,但请他吃饭是有的。让我父亲感动的是,白石老人还反过来帮他卖画,帮扶他的生活,比如,就亲自为我父亲订润例,积极推介其艺术。

  收藏周刊:齐白石如此厚爱陈大羽这位弟子,陈先生想必也会以实际行动回报老师吧?

  陈显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南京艺术界是并不欣赏齐白石的,流传着他的不少负面说法,比如齐白石生前腰上总是挂着一大串钥匙,是他家各个橱柜的,这说明他很吝啬,很喜欢钱,别人来买画,有多少钱就画多大的画,不和人讲情理。还有人说他好色,先后找了三个女人;还有人说他只是木匠出身,文化程度不高。我父亲听到这些说法后,就竭力抵抗辩解,不让他人讲这些。

  收藏周刊:齐白石的后人中,从艺且获得大名的似乎没有,对此,您如何看?

  陈显铭:这个不能过分要求他的后人,艺术这件事是不能强迫的。

  收藏周刊:齐白石的艺术人生对当下画坛有哪些启示?

  陈显铭:他们这些人走了之后,也就把中国大写意画风也带去了。我们重振大写意精神,就应该沿着齐白石等前辈走过的路继续走下去。在创作上,齐白石对生活太熟悉了,对身边事物的描绘,只需要几笔就可以了,这种提炼与表达能力是难有人出其右的。

  收藏周刊:齐白石绘画题材的大众化,是他艺术风格的一种重要特征,这会对当代艺术家有何启发?

  陈显铭:说齐白石的艺术是雅俗共赏还不够准确,应该是大雅大俗。显而易见,这种功力是不容易获取的。

  白石趣事

  齐白石曾多次出来为关良辩护

  在广东番禺人关良广阔的人脉关系中,不得不提及他与齐白石的交往。在《关良回忆录》中,可以读到“问艺齐老”章节,文中提到了关于他与齐白石交往的旧事。据关良文中所说,1956年他来京开会,与李可染一同拜见了齐白石。齐白石不仅对他印象深刻而且现场作画,相见甚欢。

  关良回忆说:“全国解放后,文化部门的一些同志,对我的画褒贬不一,有的还持否定态度……齐白石多次出来为我辩护,齐老先生侃侃而谈,认为这是一种创新,而且自成一派……在齐白石先生道义的支持下,1956年我在北京举办了第一次个展。”这次展览非常成功,观众纷至沓来,戏曲名家梅兰芳、画家李苦禅等都给出了颇高的评价。

  林风眠

  再三请齐白石任教国立艺专

  1926年春,年仅26岁的林风眠就任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广纳贤才,不顾大多数中国画教员的反对,聘请民间画师齐白石授课。对此,齐白石曾这样在自述中清晰记载:“校长林风眠请我去教中国画,我自问是个乡巴佬出身,到洋学堂去当教习,一定不容易搞好的。起初,不敢答允,林校长和许多朋友再三劝驾,无可奈何,只好答允去了……想不到校长和同事们,都很看得起我。”

  “木匠当上了大学教授……总算都是我们手艺人出身的一种佳话了,”他对广东人林风眠应感念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