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长安画派”和“黄土画派”的区别

2017-09-29 14:55:49         来源:   

如果在百度上检索一下“长安画派”和“黄土画派”,“长安画派”的条文多达20多万条,而且绝大多数是“论长安画派”“长安画派的历史意义”“论长安画派对现代绘画史的贡献和历史地位”等长篇大论的论文,“黄土画派”的条文却只有3万多条,许多还是“刘文西谈黄土画派”、“黄土画派画家采风”等短小的新闻。由此可见,同为陕西画坛的两朵艺术奇葩所受到的关注度的差异。差异的原因固然是因为两个画派产生的时间一前一后而造成的心理盲点,但主要还在于人们对“黄土画家”的艺术主张、艺术特点乃至有哪些重要作品等不甚了解,漠视了其存在的特点和自身价值,从而混淆了“长安画派”和“黄土画派”,视它们为一体,只知有“长安画派”而无“黄土画派”。

  其实,无论是艺术主张、艺术特点,还是在画家群体上,“长安画派”和“黄土画派”都有着明显和重大区别的。“长安画派”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的赵望云,是石鲁将其进一步发扬光大,60年代,以赵望云、石鲁为代表的西安美术团体,在北京等地组织了一次巡回展,他们以表现黄土高原古朴倔强为特征的山水画和表现勤劳淳朴的陕北农民形象的人物画,在中国画坛引起轰动,人称“长安画派”,地域色彩很浓厚。“长安画派”由石鲁、赵望云、李梓盛、康师尧、何海霞、方剂众等六位画家组成,他们的绘画题材以山水、人物为主,兼及花鸟,作品多描绘西北,特别是陕西地区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其中尤钟情于陕北黄土高原的山山水水。在创作手法上,他们致力于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提出“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主张。在1977年和1982年,赵望云、石鲁两位绘画大师相继辞世,“长安画派”渐呈衰落的态势。90年代 “长安画派”最后一位大师何海霞也与世长辞,“长安画派”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但人们仍旧习惯称现在西安的画家为“长安画派”或者“后长安画派”,西安的一些画家有时也自封为“长安画派”或者“后长安画派”。不过检索这些画家以及他们的作品,他们并没有被批准加入“长安画派”,其艺术主张以及作品和真正的“长安画派”也相距较远。

  而“黄土画派”萌芽时期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成立时间在上世纪90年代。现在仍很健在的刘文西为“黄土画派”的创始人,他在谈到黄土画派时说道,“黄土画派”在上世纪60年代就有作品了,到了80年代已经颇具规模,出现了一大批以反映陕北风土人情,或者说是这块黄土地的优秀作品。“黄土画派”不是凭空而起的,而是由学院的教育系统化起来的一个学派。“因为年龄的关系,我们没有办法也没有机会参加‘长安画派’,当然也不能自封为‘长安画派’,只有自己寻求出路,来伸张我们的艺术主张和艺术成就。”我们大多数画家,画的是黄土地、大西北。“黄土画派”,黄土代表大西北,根就在陕北。我们经常去陕北体验生活,去画黄土地,去画黄土地的人民,去画老区的人民,去怀念我们的革命年代。这就是“黄土画派”的精神和思想力量所在。

  所以黄土画派的形成和产生是自然而然的,是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一个学术团体。在2004年4月17日“黄土画派”正式成立,这个团体有章程和组织规程,这一点和“长安画派”是不同的。“黄土画派”的艺术主张也和“长安画派”有所不同,他们的艺术主张是“植根黄土画人民,表现时代出精品”。

  “黄土画派”几乎囊括了目前陕西在世的著名画家,像杨晓阳、戴希斌、郭北平、郭线庐、王晓、韩宝生、王子武、王有政、郭全忠、崔振宽、赵振川、罗平安、王胜利、马云、陈光建、赵步唐、刘保申、武永年、程征、刘永杰、张立柱、张小琴、张立宪、张振学、贺荣敏、姜怡翔、乔宜男、吴昊、蔡嘉励、刘丹、潘晓东、杨光利、李云集、杨季、姬国强、李秦隆、李玉田等共计75 人。这些画家几乎都是西安美术学院的教师和美术学院毕业的,学院气息很浓。“黄土画派”画家的组成也注意了老中青结合,这和“长安画派”的后继无人截然不同,因为有着良好的运行机制和入会章程,“黄土画派”每年都能吸收一些新生力量甚至包括学院优秀的学生参加进来,基本解决了画派的延续性。

  “黄土画派”以黄土地作为创作对象,但更偏重于人物画。但检索“黄土画派”的重要画家及重要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并不单是人物画,像崔振宽、戴希斌等就是山水画,刘保申、乔一男、姜怡翔等是花鸟画。最能代表黄土画派艺术主张的应该是老一代画家,比如刘文西、王子武、王有政等,他们主要是人物画,写陕北人民的特有个性和气质,以及陕北的革命历史和风土人情,造型准确,雅俗共赏。“黄土画派”实际上是一个兼收并蓄的画派,“只要是学院的有一定贡献的,都可以作为黄土画派的会员。”

  “黄土画派”和“长安画派”最重要的区别:“长安画派”是一个历史,而“黄土画派”是一个由学院组成的现代画派,它更加注重中西结合,注重向世界先进艺术学习,向时代学习,从而全面汲取各种艺术营养。“黄土画派”的会员是学院的,都受过新式美术教育。大家知道,建国以后,中国的美术教育吸收了许多西方课程,比如解剖学、透视学等等。“黄土画派”画家因为有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因此他们的作品和“长安画派”作品不同。“长安画派”的画家是纯粹意义上的国画家,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画家,基本没有受过新式美术教育。这从“长安画派”的一些画家的人物画作品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人物画,仅仅拘泥于传统的笔墨,并没有严格的造型和透视。同样是毛主席,石鲁的《转战陕北》虽然画眼在毛主席上,但用墨不多,而是把毛主席放在一个山水的大背景上处理,虽然收到雷霆万钧的艺术效果,但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人物画。而刘文西一般都是直接把毛主席当做主体来进行刻画,造型准确,比例上人物也是占到三分之二或者更多。纵观“长安画派”的画家作品,现代意义上的人物画似乎很少见,而“黄土画派”的人物画却比比皆是。这并不单说“长安画派”和“黄土画派”的作品风格不同,而是有着其深刻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一个是非学院的,一个是学院的,“长安画派”毕竟是非学院的,难以驾驭现代人物画,而“黄土画派”因为受过良好的学院教育,对现代人物画驾轻就熟,在人物画方面别具一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