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时期的书画艺术

2017-09-29 14:54:49         来源:   

  在中国书画发展史上,隋唐是魏晋南北朝之后的又一重要时期。

  隋代书画,继往开来,酝酿着新风格的出现。初唐书画承袭隋风,颇尚法度,但渐呈新貌。至盛唐则完成了风格的转变。此时,各科画家与各体书家先后涌现,风格趋向健美飞动。以吴道子为代表的人物画(含宗教画)与山水画,以张旭、颜真卿为代表的草书、真书与行书,呈现了唐代书画灿烂辉煌的卓越成就。中晚唐的书画又有了新的变异,流风余韵,波及五代。自隋建国伊始,即造妙楷台与宝迹台皮藏法书名画,唐代宫私收藏更蔚为一时风气,官私收藏还推动了法书名画的模拓复制,促进了书画史论的整理与著述,为日后的研究保存了珍贵的原作、摹本与文献。

  隋代的绘画风格,承先启后,具有细密精致而臻丽"的特点。

  此时集中于京酸的画家,来自南北各地,大多擅长宗教题材,也描写贵族的生活风俗。把现实人物的活动置于自然环境之中加以表现,成为新的时代风貌。画家笔下的人物,以形写种的能力有所提高,特别在描写贵族人物的仪容神态上取得新的成绩。作为人物活动环境的山水,由于重视了比例的得当,较好地表现了远近山川,咫尺千里,chr(39)的空间效果,开始具有了独幅山水画的价值。山水画法尽管没有一一摆脱魏晋以来的装饰手法,但写实能力是明显地前进了。

  当时最著名的画家有杨契丹、郑法士、董伯仁与展子虔,孙尚子与尉迟跋质那亦有名于时。这些名家各有所擅,如杨擅朝延替组",董擅台阁",展擅车马",孙擅美人魅魅"。他们之中的多数,在风格技法上承继了前代传统,主要祖述顾皑之、陆探微与张僧踩,更多受到顾氏的影响,属意温雅,用笔调润"作风近于绵密一体。不过孙尚子与尉迟跋质那略有例外。孙尚子善为战笔,甚有气力",尉迟跋质那则来自新疆于阂,善画外国佛像。隋代敦煌莫高窟的壁画,虽属宗教题材,但画法风格与传世卷轴画是完全一致的。

  唐代的绘画在隋朝基础上获得了全面发展,人物鞍马画取得了非凡成就,青绿山水与水墨山水先后成熟,花鸟与走兽也作为一个独立画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可以说,画种纷呈,多姿多彩,名手涌现,各擅胜场,每个时期均有不同特点,综而观之可谓焕烂而求备。

  初唐的人物画有了很大发展,山水画沿袭着隋代以来的细密作风,花鸟画出现了个别的名家,宗教绘画的世俗化尚处于量变中。人物画的时代特征首先在取材上反映出来,如,果说,过去更多描绘历史故实与文学经传的话,那么,这时则突出地表现当代重大政治事件与功臣勋将了。在画法风格上,主要有中原风格与边区风格两种,两种风格并行不悖,亦有相互影响,却尚未融而为一。以阎立本为代表的中原作风的人物肖像画,继承了北朝杨子华与南朝张僧碌的传统,在把握人物的准确造型和气质风度上大大前进了一步,用笔洗炼圆劲,赋色沉着典雅,单纯而不单调,富于概括性。所画仕女身姿茵条而面部已略呈丰颐。以尉迟乙僧为代表的边睡作风的人物佛像画,、构形饶于变化,有一定的凹凸感,用笔紧劲屈曲,设色浓厚鲜明。以李思训及乾陵诸陪葬墓壁画为代表的山水画,其画法上虽无重大突破,甚至画树依就刷脉缕叶"然而已启用了比较简单的斧劈簸。界画楼台还出现了宋代李成袭用的仰画飞檐"之法。以薛穰、殷仲容为代表的花鸟画,则既有设色一种,又开始有了水墨画。这时最著名的画家还有阎立德与康萨陀等。他们或兼长,或专工,或发展了中原传统,或带来了边陆新风,为盛唐中国画的突飞猛进奠立了基础。虽然他们的作品没有一一流传下来,但乾陵各陪葬墓的壁画、新疆出土的绢画与敦煌莫高窟等佛窟壁画,在不同程度上显现了他们所代表的时代风格。

  盛唐是中国画史上一个空前繁盛的时代,一个出现了巨人与全新风格的时代,一个应物象形能力极大提高并且与丰富的艺术想象相结合的时代。这时,宗教绘画更加世俗化了。经变又有发展,现实生活愈来愈多地在宗教主题中得到反映,不同地区的画法交融为一,产生了颇受欢迎的新样式,以丰肥,,为尚的现实妇女进入画面,甚至把使女画成了普渡众生的菩萨,生活中的悲惨凄恻借助艺术想象幻化成令人不寒而悚的地狱图景,因此,其艺术的表现力与感染力都大幅度地提高了。以吴道子、张董为代表的人物仕女画,继初唐描写重大政治事件之后,进而扩展到日常生活,观察越发深入,表现益形得心应手,在心理刻划与细节描写上超乎前人。人物造型更加准确生动,甚至有四面生意。仕女形象大率粮丽丰满,用笔出现了更有弹力的药菜条般的描法,流畅飞动,刚健娴娜。重设色者鲜明柔丽,淡设色者以墨为主,在焦墨痕中略施微色渲染,因前古所无,获沓一时,流传至今。始于张僧踪的离披点画,时见缺略chr(39)的疏体"亦流行于时,构图布局则以气势见长,以充分的运动感与力量表现了旺盛的活力。以李昭道、吴道子、张玉最为代表的山水画此时已获得独立地位,工致而精丽者尚带装饰意味,粗放而简贩者却脱颖而出,以一定的立体感引人瞩目。专以水墨为尚的破墨山水也已初现端倪。花卉禽鸟题材虽尚待发展,而牛马题材十分盛行,曹霸、韩斡、陈阀、韩混与韦但名手辈出,不仅描绘其形,质、动的造诣远非昔比,而且在刻划畜兽性情方面达到了新的水平。盛唐画家名手如云,著名者还有卢梭伽、梁令璜、王维等。他们虽各擅胜场,但不少有多方面的才能,作品存者不多,但其风格面貌与敦煌莫高窟壁画、传世石刻线画是异曲同工的。

  中晚唐的绘画,一方面完善着盛唐的风格,另方面转向新的途径。此时以周肪为代表的肖像画、人物仕女画与宗教绘画,继承发展着盛唐的馀绪,更趋圆满完备。肖像画不唯妙得其真,且能体现被画者性情言笑之状。仕女画未脱张董蹊径,但更尚风姿,形象仍属丰艳旅丽,性梅情思的表现则青出于蓝,优秀的作品还传达了内心孤寂迷惘的情绪。宗教绘画也出现了颇有影响的新样式。以王墨等人为代表的山水画的变异,是这一时期值得注意的现象,选材盛行树石,画法渐重用墨,该墨山水的崛起,应手随意,倏若造化"的高超技艺的形成,最后又一次完成了山水画的改步变古"。这时的花鸟画也获得了突出发展,题材广泛,画法多属"笔迹轻利",用彩鲜明",在表现花卉的泡雨疏风,禽鸟的婆婆起与舞上,做到了若应节奏"和光色艳发"。在工细花鸟画日臻成熟的同时,描绘田野情趣、疏淡简洁的花鸟画也粗成了。边莺、滕昌格、刁光后等人集中体现了花鸟画此时的成就,其他著名画家还有李真与孙位等名家们的真迹,画多已不传,但日渐发现的出土作品与石窟壁画的有关部分已经并可能进一步增进我们的上述认识。

  隋代的书法,上承南北朝,下启唐代,书风巧整兼力,不离规矩,兼有东晋南朝书法的疏放娇妙,北朝书法的方整道劲。初唐大家的风范规模,、在此时已经粗具。著名书家有丁道护、史陵与智永等,法书墨迹则有千字文与写经,《龙藏寺碑》、《启法寺碑》、《苏孝慈志》、《董美人,志》等碑刻显示了这一时期的书法风格。

  在书法发展史上,唐代是晋代以后的又一高峰。此时,在真、行、草、篆、隶各体书中都出现了影响深远的名家,真书与草书的影响尤著。真书书家大多脱胎于主拳之,但又兼承魏晋以来墨迹与碑版的双重传统,渐从萧散娇妙的王家书派中脱颖而出,风格转呈严谨雄劲,法度森整。行草书家,特别是草书家亦渐由步伍大、小王而趋于飞动纵逸。篆隶虽无多大发展,亦能绍述秦汉遗法,形成或严整紧劲、或道劲圆活的新风。唐代各体书法风格的总特点是讲求法度又颇具力之美,但亦不失风韵。这一时代新风格的形式,在初唐尚处于渐变中,至盛、中唐之际,光是从草书领域中出现新风,随后真行诸体亦别开生面,晚唐书法较少发展。

  初唐书法祖述大王,真书已有明显突破,表面主绍述王氏衣钵,实底上已超出王氏藩篱,自成新风。大多结字略长,笔法道劲,已无王派书法的恬淡萧散,却于精求法度中显现出了劲健之风。历代盛称的唐初四家——欧阳询、虞世南、椿遂良与薛穰代表了这一时尚。行草书尚守晋法,以右军为宗,没有多少新意。这一时期的书法名家还有钟绍京、陆柬之、王知敬勾唐太宗等人。

  颜真卿是真书重大变革的杰出代表。盛唐的草书亦越出二王规范,在章法上变今革为狂草,在用笔上极尽变化,气脉飞动,刚柔相济,以豪放纵逸的新面目显现了盛唐气象。颜真卿的老师张旭以及继张旭而起的怀素代表了盛唐草书的高超成就。行书的新风貌始于稍早一些的李毯。他的行书,虽出二王,实参北法,结体似敬反正,行笔道劲舒放,势方韵圆,纵横自如。发展到颜真卿,行书则完全摒弃二王风韵,结体饱满,行笔在篆锚气,豪放雄逸,天真发露,别具神彩。自魏晋以至予南朝,真、行、草三体风行海内,篆书已成绝响,隶书混同真书,,亦无复汉隶规模。但盛唐以来,篆隶二体又重新出现书坛,虽未见超出古人之上,但颇有一些名家。篆书以李阳冰声名最著,其成就则不如史惟则。隶书则有韩择木、蔡有邻、李潮(一说即李阳冰),史惟则四家。他们的隶书,结体用笔皆变江法,规矩严整,于汉隶之外别辟唐隶一体。这一时期的名书家还有徐浩、卢藏用、苏灵之、张从申、唐玄宗等人,大诗大李白、贺知章亦以能书闻名于时。

  中晚唐的书法述胜于作,大多沿袭前人风范,较少独创。唯柳公权异军突起,室与颜真卿并称颜筋柳骨,二这时不少t书家因受唐玄宗影响,书风趋于肥俗,柳公权为矫此弊,乃以颜书为体,以欧虞书法为用,自出新意,别成一体,成为了百代宗匠。这一时期的著名书家还有沈传师、林藻、高闲、杜牧等人。

  隋王朝的建立,结束了南北长期分裂的局面,使散存各地的法书名画重新集中起来,收归御府。至唐代,几乎各朝皇帝都致力于搜求书画,在绪绅士大夫中间涌现出一批书画收藏家和善于辨伪知真的鉴定家,也出现了一些以复制为能事的人们。唐内府对于书画的收藏,有些保存了旧装梭,有些经过重装,重装时由奉旨负责重订装板的人员或鉴识人员签押跋尾。在唐代,官私收藏印记的使用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新现象。书法作伪,在晋宋时代已颇流行,而名画作伪,始作俑者便是武后朝的张易之。

  宫私鉴藏与法书名画的流通,于极大地推动了书画的研究匀著述,使隋唐成为中国书画著述的成熟期,已知书法著作达40余种,绘画著述达20余种。此时的书画论著,体裁日趋多样,积累的资料与认识日趋丰富全面。不但有于书画史、书画论、书画品、书画法等专门著作,而且出现了第一部大百科全书式的绘画通史----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第一部断代画史----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第一部粗具规模的绘画著录----裴孝源的《贞观公私画录》,第二部具有深湛理论水平与高度美学价值的孙过庭《书谱儿第一部书法丛书——张彦远《书法要录机也出现了从书画史、书画论、,书画法、书画鉴藏流传、书画市场价值各方面研究书画,并确立了中国书画论著体系的杰出人物——张怀璀与张彦远。这些著作,保存了十分珍贵的史料与思想资料,积累了治学经验,对于书画研究者与书画鉴寇工作者至今仍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五代十国的书画,上承唐朝余脉,万开宋代新风。绘画方面,无论人物、出水还是花鸟都在继承唐代传统的同时出现了新的风貌,书法则不如绘画,除少数书家别具手眼自成面目外,灾多不能一出前人头地。书画的官府鉴藏盛于江南,私人名家出于梁代。书画著述不多,今天还能见到的已属凤毛麟角了。

  历时五十三年的五代十国,五代纷争,十国并峙,各地绘画均有发展,也都有名,家涌现。中原战乱,但寺庙壁画的创作仍在继续,作风多在吴道子影响之下。山水画发展了唐人的水墨一格,出现了荆浩开创的北方山水画派,著名画家有张图跋异、胡翼、朱毒系、荆浩、笑全等。南唐安定,统治者亦爱好书画,创立了画院。人物肖像画、宗教画与仕女画均有名家。人物画、宗教画或变吴生笔法而着力于细巧精丽,或脱胎于周防而衣纹战掣。山水则出现了董源开创的江南山水画派。花鸟也出现了名家。著名画家有曹仲玄、周文矩、顾闺中、王齐翰、高太冲、董源、巨然、徐熙、赵斡与卫贤等。西蜀因晚唐以来不断有画家入蜀,又设立了画院,宗教壁画创作极盛,宗教人物画中出现了变形风格与大写意画法,花鸟精细,著名画家有贯休、房从真、蒲师却、黄签父子、阮惟德父子、丘文播兄弟与石恪等。

  人物画的题材内容,或宗教神话,或历史故事,或贵族与文人生活。其中描绘文人与仕女的作品似有增长。画家多注重人物神情和心理的描写,传神写照的能力又有提高。在技法风格上升工笔设色者用笔细劲多变i化,赋色鲜丽细腻,色调比前代丰富。水墨淡色者出现了两种新迹象,一是朝变形奇古发展,显然是在唐人基础上进一步吸取了西域佛画的手法;二是水墨大写意画法初露端倪,这或者是张僧磁疏体"的又一飞跃。

  山水画在这时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选材已不再是时睹神仙之事"与育然岩岭之思",也不局限于晚唐画家感兴趣的树石题材了。山水被作为人们世代生息的环境加以描绘。荆(浩)、关(全〉、董(源)二巨(然)的出现,戒为山水画发展中的重要里程碑。以弗关为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创造了大山大水式的构图,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以董、巨为代表的江南山水画派,善于表现平淡天真的注南风景,尤能体现风雨明晦的变化。用以显现山石纹理质感与结构的级法得到了很大发展,墨法丰富起来,有笔有墨成了画家的自觉要求,水墨及水墨淡着色山水画至此已发展成熟。

  五代的花鸟画也出现了两大风格,以西蜀黄签为代表的一派,取材多宫庭园固中的珍禽、瑞鸟、奇花、异石,画法精细,以轻色渲染而成,几不见用墨之迹。以江南徐熙为代表的一派,取材多汀花野卉,水鸟渊鱼,画法不以细致为功,据说只是以墨笔画之,稍用一点儿色彩,很简率。分别表达了富贵"与野逸"的不同趣味。

  五代十国的书法无大发展,个别书家亦有建树,其著名者为杨凝式、南,唐后主李煌、徐铭、王著与郭忠恕皆知名一时。

  此时收藏,官府以南唐为突出,私人以后梁的赵岳与刘彦齐为有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