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蔡京与太师椅(图)

2017-09-30 09:39:15         来源:   

宋《春游晚归图》,仆人扛在背上的圆背交椅,酷似太师椅的前身

宋《春游晚归图》,仆人扛在背上的圆背交椅,酷似太师椅的前身

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临近拱桥最高处,出现一顶太师轿,熙熙攘攘人群中,太师椅前后人们还是尊避三尺。

  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临近拱桥最高处,出现一顶太师轿,熙熙攘攘人群中,太师椅前后人们还是尊避三尺。

《听琴图》中红衣者与青衣者

《听琴图》中红衣者与青衣者 

  再论蔡京与太师椅

  ——仙作古典工艺家具溯源之二

  文/李明任(高级工程师、仙作独立观察人)

  太师作为官名,为辅弼国君之臣。自西周始置,历代蒙封太师恩宠之人,也不胜枚举。太师作为朝廷的最高荣典以示恩宠,他们在生活中的喜好都会影响当时的社会潮流。正因为如此,在民间流传的与太师相关的服饰、家具以及其它太师类物品,究竟与历史上的哪位太师相关,一直是众说纷纭。仙游作为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太师椅一直是当地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所以,考证太师椅的源头对于红木家具文化的研究极具价值。

  《听琴图》中蔡京谓谁

  笔者曾在《一幅听琴图,千年仙作工》中分析过北宋名画《听琴图》与仙作工艺的缘由。《听琴图》中人物四人,居中着玄衣道袍者为宋徽宗,另有青衣、红衣各一人,童子一人。蔡京在画中题诗,记述画面中的听琴雅兴。那么蔡京到底是红衣人还是青衣人?笔者曾翻阅很多与《听琴图》相关的资料,认为红衣人为蔡京的占据了主流。因一时找不到判断依据,不免人云亦云地认为红衣者为蔡京。最近几年来,为进一步探索仙作的根源,笔者尽力去挖掘关于蔡京的各项记载,根据相关史料可以推断青衣人为蔡京才是正解。

  《听琴图》是一幅有关宋徽宗的行乐图。在尊崇道教的宋代,徽宗在弹琴时着一身道士扮相,仙风道骨之风十足。在这样的场合,心思缜密的太师蔡京,我想是一定不会着一身红衣官袍,那多不合时宜。图中青衣人后立一童子,后面立童子明显表明青衣者比红衣者高贵。试想蔡京当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红衣者为蔡京就不可为信。同时根据年龄,蔡京最后一次拜相时,也有73岁高龄,对于长者,童子立后随伺也是情理之中。

  最重要的证据是关于“太师青”的记载。清代湖南新化人润东先生(1767~1825),有诗《东明寺》云:“相公不识西园雨,横打燕山两头鼓。天南不赐逐臣环,从此降人作谋主。玉津园畔斋宫头,臣攸亲见云車游。但问君主乞阎四,唾手便可收亾州。白沟咫尺燕云路,旦夕齿寒君不悟。可怜一纸平夷书,催送宫车北迁去。呜呼媪相不足诛,柄臣谋国何乃愚。破宗谣起天下怨,尚复远黩远功与。城南七尺埋番地,年年寒食游人醉。千秋遗笑太师青,一杯谁醉东明寺。”诗中“太师青”就是指蔡京。更可靠的是宋代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卷十记载:“蔡太师作相时,衣青道衣?谓之太师青,出入乘棕顶轿子,谓之太师轿。”又《清波杂记》:“京之卒,潭守乃其仇,数日不得殓,随行使臣辈槁葬于漏泽圆,人谓得其报。”此说见于《靖康祸胎记》宣和间,京师染色,有名“太师青” 者。迨京之殓,无棺木,乃以青布条裹尸,兹其谶也。从史料上看蔡京常穿青衣,甚至到了当时人有将其所穿衣服称之为“太师青”的地步,那么图中着青衣人自然是蔡京。既然蔡京所穿青衣称之谓太师青,那么是否史料还有太师椅或太师轿的记载?

  太师轿与太师椅

  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不仅记述了太师青,同时记述了太师椅。蔡京“出入乘棕顶轿子,谓之太师轿”,中国古代的轿子,其前身为肩舆或步撵,在中国历史起源甚早,但仍只属于少部分贵戚大臣与南方士大夫的乘具。直到宋代把肩舆和步撵上的乘椅、躺椅改制成厢式,“轿子”于焉出现。同时根据《宋史》记载,京师官员乘轿之制,始自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时,因为“大雨雪,连十余日不止,平地八尺余。冰滑,人马不能行,诏百官乘轿入朝。”但此乃权宜之计,而非定制,只是一时气候的变化,所以暂时准予官员乘轿。

  北京初官员只许骑马,并且沿袭了五代的制度,只有特殊情形可以看到皇帝恩赐某些官员乘肩舆或轿子上朝,表示对其礼遇。据南宋李熹编之《续资治通长篇》与《宋史》都记载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时的宰相王旦(957~1017)尝得疾久不愈,上命肩舆入禁中,使其子雍与直省吏扶之,见于便殿。北宋当时人常认为“乘轿”是优礼重臣年老或有病允许乘肩舆入殿治事之始。从历史文化记载可以清楚地看出,乘轿对北宋人而言,是一种政治礼遇。而陆游所记的蔡京是“出入乘棕顶轿子,谓之太师轿”。蔡京是出入皆坐,既非天气原因,亦非得病,而是一种常态,是一种官势权力的象征,轿子前冠之“太师”成太师轿,意味着威严、得宠、奢华等位极人臣的享受。

  北宋 张择端①《清明上河图》:临近拱桥最高处,出现一顶太师轿,熙熙攘攘人群中,太师椅前后人们还是尊避三尺。

  关于太师轿子的记载,陆游只说是轿子,并没有说明具体的形状。至于太师轿与今天的太师椅的形制是否一致,我们可以从现存类似实物加以查证。从田家青编著的《清代家具》中有清早期黄花梨轿椅,其轿椅的形制是个典型的宋代太师椅形制,栲栳圈,并带卷书托首,唯不同之处在于太师椅的束腰加大,用于穿绑轿扛,从实物上,我们可以推测太师椅与太师轿是同一物件,区别在于使用模式的不同。蔡太师所用的太师轿卸下轿扛就是太师椅了。

  太师椅上坐着哪位太师

  北宋时期沿袭五代制度,官员上朝途中是骑马,乘椅乃礼遇。那么上朝时,百官是站还是坐着?古时朝臣奏事时从先秦两汉一直持续到隋唐五代基本上都是坐着的。但从宋太祖开始,由赵普另定礼仪,除非皇帝赐坐,否则一般都是站着的,低头弓身而侧立,以示谦卑。当然各朝对一些臣子还是有赐坐的特例。一般被赐坐的臣子基本上是望高德重的权臣,年岁已高且跟皇上关系密切。通过查阅史料,我们了解到,北宋官职最高的官是太师,在宋徽宗之前的150年,自赵匡胤建宋以后,三师、三公之制虽承唐制保留下来,但授予大臣者为数并不多,仅出现“赵普”与“文彦博”两位太师,加上蔡京,北宋仅有太师三位。

  那么端坐在朝堂赐坐之椅上的太师是谁?北宋最有名的太师蔡京的可能性最大。我们先看蔡京生平履历:“大观元年(1107年),复拜左仆射、太尉、太师。三年,致仕”,“政和三年(1112年),召复辅政。宣和二年(1120年),令致仕。六年,再起领三省,复致仕”。蔡京生于公元1047年,官拜太师的当年是1107年,当时蔡京已是60岁了。在封建社会已是花甲之年,最后一次拜相是1120年,蔡京已是73岁的古稀之年。再加上蔡京与宋徽宗亦师亦友的关系,蔡太师获赐坐是情理之中的事。赐坐的椅子自然是易于搬动的椅子,我们从《春游晚归图》可以看出仆人扛在背上的圆背交椅,在朝廷上为蔡太师搬来一把圆背交椅是再合适不过的。

  当我们千方百计从史籍典故诸般论证太师椅的原创者时,我们不妨回到宋朝,回到宋徽宗与蔡太师的君臣朝会,宋徽宗赐了一把圆背交椅给七十多岁蔡太师坐,这把圆背交椅就是太师椅。

  注①:张择端,幼好读书,早年游学于京师,后习绘画,宋徽宗赵佶朝(1101~1125)为宫廷翰林图画侍诏。张择端在朝为官时恰是蔡京当太师时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