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鸡王”杨华耀恭贺全国人民2017新春大吉

2017-09-29 11:07:43         来源:   

 
 
  先神交于杨华耀先生的作品,倍觉格高。后识其人,验证了我的感知。继而多有交往,对其作品奥妙密码的破译自然也就多了起来。每每翻阅华耀先生的画册,胸中总会充满了激情。近期他准备出版新的画集,邀我写些文字,不敢不满足他这样小小的心愿。仅以此文祝贺并解读华耀先生一二。
 
《吉地春风》
 
  提笔刹那突有一悟,其实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谜里,高山、海洋、星河、宇宙,都暗藏着玄机,中国文字也是如此,多有妙秘,多有灵魂。所以我以为爹妈给杨华耀起了一个好名字。真的,华者繁盛,耀者光辉,偏又生于杨家。杨音同扬,声的讯息促你向上,使我想起了发扬光大,扬祖耀宗·······,其姓名就使我多了些许遐想,增了诸多神游。不信你问问,如同他的姓名一样,他成了多栖画家。自己耕耘的艺术田园中已经色彩斑斓,花果累年。但他不识张扬,就如同蚂蚁对勤奋最高的回报是他的沉默一样,年复一年的挥汗劳作着,令我打心底里生羡。在当今许多人偏于技巧的时代,他却独辟它门,数十年面壁寒窗,潜心修道,默想着,沉思着,潜行着,深悟着,神驰与艺术的广袤天地。他努力把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力,把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具体和抽象、自然和本意,用心中的灵犀与技巧绝妙地融合起来,得心应手地驾驭着自己的激情和感悟。研习书法的精妙,探索山水的灵境,书写花鸟的神奥。几十年来,他在美的追求中体验精神上的愉悦;在美的净化中,体味人生的真谛;在美的慰勉中,体尝情怀的升华。正因为如此,他用大地万物的灵性,为自己心头注入了无限的活力;用鲜新绘画语言的遐想,为自己的作品开展了伟大的营构;用内在创造力的生长,延展了宏大深邃的艺苑空间;又用他心中的景物、景象和景境调动人们对自然的爱恋,呼唤人们对大地的情感,指引人们对美好的向往,惠予人们对生命的欢悦。观读他的作品,你会发现:他那寓意化了的艺术符号是独有的心象。这种符号的意蕴大大超越了物象本体的意义,成了他心灵中的一种发明和创造。她会令你酣醉,会引你寻味,会使你震撼,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启迪,甚至我们不得不拓宽自己的解读语言,加上:“气魄美”学说,似乎才能完全诠释他的书画巨制。我们还可以看到:他作为一个气质标准的东方人,充分运用了中国《易经》的智慧和《宇宙全息统一论》的理念,妙用东方的两极思维,恰当的运用和把握个人主观精神表现和客观自然体再造的高度统一,从而牵牢了东方绘画本质的缰绳,故他的许多作品便成了主客体本质意义上高度融合的产物。许多作品在“似与不似”之间觅得对应合一,在“意与无意”之上构建高超的妙境之屋,自然其作品也就崩发着创造性的思维火花,故多了些鲜气、灵气、秀气、精气和神气。
 
《争雄》
 
  他悉心研究书法之道,广采博集,上溯下追,求索不止,努力探究书法本质、艺术创造和审美主体精神世界里生命意义的超越,追求东方哲学精神的本源所在,充分牵动纸、笔、墨这些物质性的东西可以发挥和搭载的潜力,用心——调度着它们,尽一切努力使主客观自然融合,神思上物我同一,这使得他的书法鲜活了起来,有了生命的节奏和律动,远离了概念的僵硬、虚幻和枯燥,达到了运思精巧,生发自然,笔畅神怡,精气相贯,思奇采壮。他对书道感悟良多,对书法的线性、线质、线韵、线象把玩自如,营造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笔下“气”势,多年心血终浇灌其书法独成了一格。楷书功底牢厚,隶书习古出新,行书笔底生风。其作品多样:或沉雄苍健,气魄宏伟;或韵象高远,流畅园融;或舒放空灵,精妙至极;或清新飘逸,集雅流芳;或张弛有致,明洁俊爽·······均神游于华耀之笔下也。
    
《白石老人》
 
  他潜心探寻山水之道,数十年走向广袤的大地,巍峨绵亘的苍山,浩淼烟波的碧水,姹紫嫣红的田园,用心灵的生命之歌去吟唱自然,赞美大地,颂扬广众。他让大地的富丽,苍山的庄严,碧湖的清幽,田园的俊美以及万物的智慧,和自己心灵的琼浆玉液融合起来,让内心形成如“核”般的巨大能量。于是,他的笔端便流出各色各样的灵境:霁月光风的美妙,亦真亦幻的意象,明山净水的倩影,大地灵物的华彩。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我们的先人“四王”和石涛之山水画多有研究,故其作品色泽古朴典雅,气象高华灵秀,韵味溶液腴美,意韵诗情盎然,充满别具情致的活力和韵律,饱含丰满的外张魅力和气息,总给你无限美好的视域享受,令你流连,让你陶醉,命你神迷,牵你遐想,使你企望永远沐浴在大自然的恩泽之中。
   
《高歌迎春》
 
  最让人称妙的是他的花鸟画之道,尤以画鸡为绝,故“画鸡之王”之声名远播。杨家鸡姿态奇特,神采飞扬,风骨雄健,轩昂奔放,观念新活,内涵深远,通情醒豁。杨家鸡焕发着机敏睿智的光芒,代表着时代的崇尚。不信?!你可以听到那鸡的高歌或低吟,看到那鸡的飞舞或舒畅。特别是当你站在那三十米百鸡长卷巨制前,杨家鸡出神入化的展现了人格般的力量,嬉闹着,伸展着,啼鸣着······,温情脉脉有之,无尽生机有之,激越豪情有之,认识参悟有之······,着实令人感动,禁不住情丝绵绵,回肠荡气,不得不啧啧赞叹。你似乎可以闻到那地籁的奏鸣曲,听着那天籁的交响乐,直逼你也想雀跃起来,闻鸡起舞,真的!或许神祗也和我们同时在观看指点把?
 
     
《五德公》
 
  我们以百鸡长卷为蓝本揭秘华耀先生的内心世界,她承载了太大太多的寄托。他定居上海已有十多年,故里父老的教诲却始终不忘。他以一年四季花草枝叶的轮回变换为背景,衬托百鸡队伍的壮观和威武,令我们大饱眼福。然而你可曾想到:不管春夏秋冬,风霜雨雪,那少变的是百鸡的啼鸣。因为他在用那鸡的啼鸣,礼赞大城市人的生机和信心;倾述大城市人对田园和绿茵的渴望与企盼;呼唤大城市人对文明及阳光的追寻和向往。他也企望神的荣耀,天的明朗,日的光华,地的富庶一样留在这大城市的土地。或许是人生的长途上,安徽定远给了他太丰盛的记忆,那里有着生他养他的热土。那里阳光的灿烂,那里山岭的妩媚,那里农庄的幽阔,那里田园的浓郁,那里草木的馨香,那里家禽的鸣唱,那里风雨的沐恩,还有那里刻骨铭心的父母的仁慈和善良,以及那里一群热爱生命、乐天积极、充满活力的乡情们的真实和朴厚,始终沁润着他的灵魂。桑梓焕发了他的艺术激情;广众活跃了他的拼搏意气;使命更新了他的书言画语;作品洋溢了他的人格魅力,人品和画品都洋洋洒洒的跃然纸上。我想,这一切可以说明,他应该属于那种立身品格高尚之人吧!
     
 
《春来大吉》
 
  写了这许多,我无意捧华耀先生为大师,那是不胜寒的地方。我不敢说他的作品全部十全十美,但我深信:瑕不掩瑜。无暇者不为真玉。玉,有瑕者方显独立,绝存其一,且不失其晶颖与光华,这是艺术家作品的风格所在。何况艺术的追求永无止尽哪?!我想还是多给人掌声吧,因为那里会留给自己以欢乐。我倒主张华耀先生奉行“向下求名”的理念,因为得广众者得天下,德天下者得天下,那里有着无限的甘甜,充满着无穷的雨露,在人生的每一个层面、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你需要的,如神“创造天和天上之物,地和地上之物,海和海中之物”一般灵慧的宝藏。长于富庶大地的自然之树才会茂盛参天,植于文明大众的艺术之树才会健美常青。“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良善者必居高净之地”,华耀先生是也。其实他早已深谙这一点,我只是想和他共勉而已。所以他感恩故土,感恩大地,感恩苍天,感恩前所未有的明媚阳光。在当今这美好时代的春天,气清景明,风柔露润。他活出了自己丰富且高尚的生命。
 
《金秋有吉》
 
  在世界广袤的艺术华林之中,出现了一片耀眼的地方,那正是华耀先生默默耕耘的田园。耕耘者处在圣洁的高处,正值壮年,又万分勤勉,这片田园一定会结出更加绚丽的艺术奇葩。让我们共同为他喝彩吧!【文/李文连】(作者为中国国画院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