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光与色的情感表达

2017-09-29 16:53:36         来源:   

 印象派在19世纪60-70年代以创新的姿态登上法国画坛,以新的视角真实地、科学地描绘客观世界,细腻至身边的光和空气氛围,用艺术家自身的感受和理性认识,来反对陈陈相因的古典画派和沉浸在中世纪骑士文学而陷入矫揉造作的浪漫主义。

  印象派吸收了柯罗、巴比松画派以及库尔贝写实主义的营养,在19世纪光学理论的启发下,注重在绘画中对外光的研究和表现。提倡户外写生,直接描绘在阳光下的物象,从而摈弃了从16世纪以来变化甚微的褐色调子,并根据艺术家自己眼睛的观察和直接感受,表现微妙的色彩变化。代表艺术家有莫奈、德加、马奈、雷诺阿、西斯莱、毕沙罗等。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

  作为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莫奈是人们在谈论印象派时绕不开的人物,在印象派的理论和实践推广中,莫奈对光影之于风景变化的描绘让印象派真正发扬光大。

  莫奈的风景画突破了传统题材和构图的束缚,试图摆脱文学对绘画的影响,而是从关注绘画语言本身出发。完全以自身所感受到的视觉经验作为主要出发点,莫奈用厚重、明快的外光色彩,真实地记录所见的大自然瞬间,画中阳光透过枝叶间隙,形成色彩、光影斑斓跳跃的效果,让莫奈在阴影里找到了丰富的色彩和反光的描绘。

  1891年创作的《草垛》系列、《卢昂教堂》组画等作品,是莫奈开始在同一位置上,面对同一物象,描绘出它在不同时间、不同光照下的所呈现的不同色彩。莫奈开始忽视物象轮廓的写实,而是着重抓住一瞥的光影效果,重在表现物象的总体印象,对小笔触和原色的运用让冷暖并列的色彩远观时,能看到一瞬间颤动、和谐、美妙的色调。1891年,莫奈的15幅《草垛》展出,3天内,所有作品以每幅三、四千法郎的价格全部售罄。

  莫奈对光与色的执著在他晚年创作的《睡莲》中表现更为突出。他根据吉维尼别墅花园池塘中睡莲的景象所描绘的组画,成为印象派具有里程碑式的作品。晚年的莫奈年迈体弱、视力衰退,他用原色作画,水的涟漪与阳光下花叶漂浮的颤动效果强烈。在莫奈的作品中,透视效果几乎消失,他取消了过渡和造型,而是用运动感和光来捕捉瞬间。晚年的莫奈,笔法上相对更加纵横不羁,更加自由和率真,色彩更加浓厚,画面的朦胧性和宏大的装饰效果,成了莫奈晚年作品的显著特色。这组画中12幅作品已被莫奈捐赠给法国政府。

  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

  在印象派内部存在两种类型的画家,一是以莫奈为代表,二是以德加为代表。与把风景作为主题的一些印象派画家不同,德加很少把风景作为绘画的主体,而是长于色彩柔和的室内群像,题材大多取自剧院、咖啡馆等,他笔下的人物经常具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

  德加受过严格的古典主义教育,早年经常画一些人物肖像和历史题材的作品,古典主义情结浓厚。后来与印象派画家马奈等认识后,德加创作题材转向赛马、海滨浴场等。直到1870年代初期,芭蕾舞女成为德加非常喜欢的主题。

  在1875-1880年间,德加绘制了大量以芭蕾舞演员生活为题材的油画、色粉画和雕塑,代表作有《舞蹈课》、《在木杠上练功的舞女》、《拣花束的舞女》、《幕落》、《系鞋带的舞女》以及粉画《舞台上的舞女》等。德加善于捕捉舞蹈中演员一瞬间的动作,以准确生动的造型将对象固定在特定的环境中,他画芭蕾画得入神,以至于可以随时捕捉到生命或跃动或疲惫的瞬间,也因此赢得了“表现动态人物的绘画大师”的声誉。

  德加的作品多侧面反映了芭蕾舞女演员的前台、后台生活,表现了强烈的室内灯光反射效果,让芭蕾舞女们脸上和身上的光色无比复杂,他的油画和色粉画大多色调温暖饱满、轻快和鲜明。这些专以室内灯光为描绘对象的作品,是印象派绘画中最脍炙人口的艺术品。

  1867年完成的作品《苦艾酒》是德加另一张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在特定的咖啡馆环境中,画中人物穷困潦倒而苦恼的性格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这张作品中,德加用粗犷的大笔触,将两个形象的性格表现得十分神化,一杯苦艾酒,反衬出两个失意人的精神状态,这幅画的构图也很独特,人物被放置在右上角,画面中,环境的空旷和人物的失意正好相映成趣,变成一幅很有思想性的叙事画。这幅作品被藏于巴黎卢浮宫内的印象派美术馆内。

  雷诺阿(Pierre Auguste Renoir,1841—1919)

  在印象派画家中,雷诺阿主要画妇女肖像和裸体,与德加画面中总是带有的失落和孤独感不同的是,他的作品中充满着欢乐的气氛和感情色彩。

  早年,雷诺阿也曾画过古典题材,直至1874年创作的《包厢》显示其风格的成熟。而从1876年创作的《舞会》、1881年创作的《船上的午宴》等作品开始,雷诺阿的风格变得更加温柔。人物的构图上,轮廓线开始逐渐减弱,色彩的处理变得愈发柔和,画面有令人陶醉的梦幻感。

  雷诺阿笔下的女人形象总是有着明亮的脸部,这种光线甚至是非科学性的,他用明快响亮的暖色调子描绘青年妇女,他笔下的女人体洋溢着欢乐与青春的活力。

  如《红磨坊的舞会》中,画面中几乎人头攒动,但这种拥挤的感觉在雷诺阿的笔下变得十分活跃和热闹,色斑跳跃,给人愉悦欢乐的强烈印象。画面以深色调为主,人物由近及远,产生一种多层次的节奏感,与深色调相对的是人物面部的明亮,雷诺阿总是能生动地表现出人物脸上的光色效果及光影造成的迷离感,他保留着印象派对外光与色斑的运用,使画面的总体色调和气氛有一种颤动的强烈效果,色彩变化丰富,透明鲜艳。另外,深色调一直是印象派作品中极少触碰的,但是在雷诺阿的作品中,对深色的运用不在少数,他以细小的笔触体现深色,让画面产生了一种丰富、浑厚的层次。
相关阅读